玖夜

很多美好的未来,就这么在“一刀切”之下销声匿迹了。

小离在无病呻吟,因为它很想要被人关注,想要被人包围,但是又很害怕被人关注,与人相处。


小离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在几个月前,回了趟家,被告知,处理掉了家里的很多东西,动了小离的一个柜子,当时,他们说这话时很小心。后来,小离发现,他们处理掉了小离的一个木盒子,盒子里面都是一些零零碎碎、可以被他们视作垃圾的东西。原来,他们把他当做垃圾扔掉了啊,当时的小离想。

感觉心里空了一块,怎么也填补不了,可又没有办法发脾气,所有的脾气都被深深的无力感坠下去,怎么也爬不上来。

现在突然想起来,如果当时就大发脾气,会是什么样子?

小离不知道。


小离不喜欢被人关注,被关注的时候会觉得手脚没有地方放,现在依然是这样,只是可以尽力压制,不再如从前那般糟糕。同样地,小离很害怕没有人关注自己,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唱独角戏,声音愈来愈若,无人知晓。


    现在的小离与他们之间的交谈已好了许多,大部分的原因应该是归功于小离现在(包括前几年)都离他们很远。

    距离,真的是有一定作用的,会突然想通一些事情,突然原谅一些事情,虽然心结依然存在,但已松动许多。


    小离在朋友面前和在家人面前是完全不同的样子。在朋友面前的小离是个话唠,同一个话题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说好多遍依然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说了很多次。而在家人面前,小离通常是沉默的,曾经小离很努力的融入他们之间的话题,却发现,无论怎样努力,都会被忽视,也就不再努力了。

    今天的小离看了一篇关于“戒网瘾”的文章,看完之后就在想,如果他们那个时候就知道了这个地方,会不会送自己进去?毕竟,曾经有一段时间,自己在他们眼中,是真的被怀疑有病的,而这病则是精神方面的病。

    其实在知道他们的怀疑之后,小离很平静得“哦”了一声,因为同学们都是这样称呼小离的啊,所以早就已经习惯了。虽然小离没有经历过影视剧里那么夸张的事情,但是语言的杀伤力真的是很可怕的,哪怕只是一句玩笑话,而且还是一句说过就忘的玩笑话,但伤害却是真真切切得存在的。


    小离的生活是以七岁为分界点的。七岁前,小离只是一个整天只知道满村子乱窜,整天整天不回家的疯丫头。

    那个时候的小离上树下河,什么都不怕,唯独怕巷口的那条小黑狗。小黑狗很凶,每天小离回家时,都会被他吓到。

    小黑狗是一个很奇怪的存在,村子里面的狗都不会冲小离乱叫,就只有他一只狗无论白天黑夜都锲而不舍的凶她,所以,小离在长大以后,特别的怕狗,怕得要死的那种害怕。

    那个时候的小离还不太明白大人们所说的“你爸爸妈妈不要你啦,他们去河里啦”这类玩笑话,但这类玩笑话却让长大后的小离颇受其扰。


说到底,也只是想找一个人陪着而已

    小离是一个特别别扭的人,因为她什么都怕。她怕身边的人会不喜欢自己,她怕身边的人都离开自己,她怕自己会麻烦到身边的人,她怕自己会跟不上身边人的步伐。

    而这些身边人,有的是很多年的同学,有的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有的是很多年的朋友,有的是刚刚熟悉的同事。有很多在寻常人看来压根不用去在意太多的人,但小离依然很在意。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害怕,产生一种自己被屏蔽在一个密闭空间的恐惧,却又挣脱不开。

努力望天,不哭。
虽然这儿的天一点都不蓝,但这儿却是除了自小生活的地方,羁绊最多的地方。